当前位置:睿智主页 > 学员天地 > 师生情 >

互动点滴:学生给校长写的信

时间:2015-08-03

        罗校:
        首先十分抱歉“成长历程”前后拖了一个月才给你,反复斟酌修改是一个原因,而是我写的十分纠结,从高考之后我就从未真正直面过那段时间的自己,而我之所以要给这句抱歉,以及我一部分对于这份历程如此重视的原因,大多是出于我确实从心底尊敬罗校你,但最关键的是,这是我自己的一份交待,我不想草率,如你所言,只有能正视失败并且真正地接纳它,人才能爬出来,所以我将它写出来。
        写这东西过程里,我有揣摩过罗校你要我写此的意图,如果是要把握作为一个应试教育的典型,我个人觉得自己不够“典型”,这东西写得多是这二十年生活里暗色,而我的生活其实是喜忧掺半的。这份总结不一定完整,且一定真实。
        钱理群老先生的一句话,最可以概括我立足现在对整个教育的看法“如今的教育在培养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。我们学会如何迂回,保护自己,同时又摄取自己最大化的利益。我并不想给罗校你贴一个什么高尚的似于“励志”“博爱”“自强不息”的标签,但近四个月来我确实在你身上感受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5.10,我爸妈来看我,你提到生活热情最持久的来源对于你来说就是投入社会志愿工作,以及你上次建议我从事教育培训行业,以及对我个人性格(面子观,自控以及强大的内心)的建议,我都有在认真考虑。
        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以什么一种方式来交待这件事情,你不需要这封信,同样也没有人要求我要这样过,但我选择写,同样,这声“道别”也是我的选择,这些天时常天听到一些已经出去孩子的诊断。家长的一句话“还是老样子”会寒了多少人的心,一种尤为复杂的感觉一直萦绕在我心里,十多天前,我真的十分讨厌走出这扇大门带给我的一种“仪式感”。就好像我必须要给出一份交待,我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,尽管许多的想法是出自我的内心,但这个承诺本身我就十分的讨厌,罗校,你需要这份承诺吗?
        直到后来,我逐渐意识到,你需不需要对于我其实无关紧要,,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事,走出这扇大门下一秒选择怎么活也是我的事,我可能仍怀着以前一种“讨好老师”的嫌疑态度在同样对待我很尊敬的你,那现在其实我也不用太在意你是否需要,因为你替我做不了选择。
        或许这多少有一种逃避责任的幼稚孩童心理,毕竟我已长成一个成人,有些事不是想不想做,而是必须要做的道理。但我之所以会十分感谢这里,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这四个月,我不仅明白了什么是必须做的,更重要的是,我知道了我想做的——可能不来这里,我也会明白这些,可能要经历一段更深更长更幽暗昏惑的时间,而这样的代价,站在我现在这个时间节点,我无法衡量自己是否承担得起。
        来了便是好的,我会着重一些人包括罗校最本质的原因,是因为这段每个人或多或少挣扎迷茫的日子,是你们自己竭力自救,洗净淤泥。所有的过程,都是你们一个完成的,而我还是别人扯了一根绳子,搭了一把手。
        这封信我不是来给承诺的,我无法给出一个承诺,或者是一份描述:十年后自己会是怎样的一个人,快乐的平凡人,能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,够矣。如果说过去二十年我是为他人的期待而活,如今我也不敢说我内心已经完全挣脱了这个柱固,包括一开始我会担心正交这份历程会带给你对我不好的印象,但之后,像之前说的那样,我不想草率,我不想逼着自己憋出一些东西来,并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自己不想,包括一开始会答应罗校你要写这份东西可能一开始还有一些“接受任务”的意味,但是之后自己会选择继续,以及写了那么多,也不是为了讨好,只是为了自己。
        我无法掌握我的人生走向,但我可以掌握我该做什么,但有一点我可以做到的,也是就是我的底线,同样也部分和你们的要求重合:一个“孝”字,一个好孩子,这段日子思虑细化的一部分,便是这二十年父母在我身上花过却被忽视的心血,我自己“完美主义”的苛求。一部分也潜移默化地被我施加到了我周围人身上,我也知道,我回家之后,我的父母很可能会是老样子,仍有一些脾性,要求,习惯,改变的只会是我自己,误解,使人相信,如果问心无愧,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,我还真不担心“我都改成这样子了,你们怎么还这样子”的愤怒会出现在我身上,对于我世上最亲的两个人,也可能是罗校活得比我更“大”,而我更“小”的原因,我会把最多的耐心,时间以及沟通给他们。
        至于其他的人生,其他的生活,便是我自己的事情了。所有你曾对我说过的话,我都会细细考量,如果可能的话,我希望能在之后长久的日子里,能和罗校保持联系。不用太密切,如果不冒昧的话,除了师长,我还希望能成为朋友。我想在之后日子里继续关注着你。这段时间我遇到的一些人,我个人用“灯塔”来形容,我很感激在二十岁的时候能后遇见你,但之后的人生便是我的事了。
        希望这种关注不会给你带来太大的压力,我虽不需要把你当成一种“精神支柱”,但是我很喜欢你身上传递我的,如你所言,一种精神,一种能量。教育最本质的目的,是“是每一个人成为他自己”。我可以朝着你努力,但不需要成为你。或者用一种评价机制来说,我就是我,你就是你,我只是在成为我自己。
        在我看来,你活得很好,很精彩。因为你在做想做的事情,我佩服你,但不称颂你。因为在我看来,活着,是每个人希望。活着“好”,是每个人的欲望,这是每个人活着应该做到的,这么理所当然的事情,是不用去夸奖的。
        这也是我写这封信最后一个原因:感谢你,同时希望你一直这样活下去,做下去。
    **
    2015.6.23
    原稿: